用户:银梦臭蛆死爹烂妈

来自恶俗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avatar
银梦臭蛆死爹烂妈

本人口中的银梦蛆和银梦蛤蟆特指银梦吧的那群死妈废物,并非广义的银梦梗使用者和一般无害银梦爱好者。

虽然银梦文化起源于网络暴力,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其暴力程度也逐渐消失,如同李毅吧一样。坏的不是银梦梗,而是某群银梦梗的使用者,以及某些控制了部分网络社区和圈子,在网络社会中称霸一方,试图通过垄断网络亚文化进而支配整个网络世界的银梦恶俗领袖。

野兽之日8月10日在日本已经成为一个网络节日了,尽管日本银梦民不断嚷嚷该节日起源银梦。在中国如果公开使用银梦梗会遭到银梦蛆辱骂恐吓人肉。

一般无害银梦爱好者和玩梗用户请不要对号入座,银梦吧的蛆也不要试图玩文字游戏扩大限定范围钦点本人放地图炮。qqqxx


2020/4/28

曾经我讲解过对正义的观点和看法,这回就来讲解下我对恶的观点和看法。

单从词义上来看,这是用来形容有害的、不好的东西时所使用的。 首先这是基于模糊分类的二元对立概念,对个体来说,凡是对自己有害的都可以称得上是恶。 对为了实现目的不择手段的犯罪分子来说妨碍他的人在他眼中就全都是恶,对受剥削的贫困无产阶级来说剥削者和为其站台的人无论是国王贵族还是法律都是恶。对战争双方参与者来说来说敌国就是恶。这种个人主观的东西一旦讲起来会扯的很宽,索性按照历史发展顺序来讲解人类社会共识中的恶。

最开始对人类来说,自然中威胁到自己生存的敌人就是恶,猛兽就是恶,疾病就是恶,例如恶狼,恶疾。 在部落时代,陆地上各个部落之间也没有多少秩序,部落之间为了地盘,粮食而相互厮杀的斗争不断发生。没有什么战争法,为了生存下去将竞争对手视作猛兽,对敌对方实施的掠夺、侵犯和屠杀都是常有的事。 之后人们从部落中走出来,为了生存聚集在一起,齐心协力建立了城市、社会和国家。在粮食的生产得到保障,生存环境也变得安定了之后,已经不再需要恐惧猛兽、自然自然灾害和敌对部落了。此时新的秩序诞生了,为了让人们聚集在一起生活,能够相互信任和平相处,不用尔虞我诈相互斗争而创造了管理社会的规则,也就是法律制度。普通人不用为了争夺资源和领地交配权而去选择掠夺、侵犯、屠杀等部落时代的手段,而是可以使用制造、交易、交换等文明社会的手段来生活。

在文明社会和现代社会中,法律是保障大多数人安全的盾牌,基于因果报应这种最原始的思想,消除掉威胁到自己存在的事物,严厉的法律制度得以保障人们的安全。这也是普通人无需弄脏自己的双手,也不需要消耗多少资源就就能维护自身应得的利益,为受害者复仇的利刃,同时也是排除社会中的不安因素,维护社会秩序的天平。

法律制度是人们所期望的公平的具现化,这种基于精确分类的法律条文确确实实存在于纸上,是原本不存在于自然界中的人造的真实,就像马车、齿轮和灯泡一样。这和善恶这种基于模糊分类二元对立的集体幻想不一样,是真正可以使用的,可以看到的可以触摸到的东西。这种规则制度有时会有不完善的地方、管辖不到的地方或是无法正确执行的地方,甚至有时天平会产生偏移,会变成对少数人有利多数人有害的暴政恶法,这使得人们不得不打破陈旧规则,创作新的规则来代替,至少法律最初诞生的时候是为了维护绝大多数人的利益而存在的。因此在一个公平的文明社会里,违反法律的人就等于是危害社会,他的行为就被视为恶行。而在人民的认知中,对老百姓有害的行为就是恶行,对普通人造成危害的人就是恶人。

在我们跨越阶级、社会、种族矛盾,成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现在,一些吃人的怪物还潜藏在我们的社会中。那些看着他人受伤痛苦时不光不会表露出同情心反而会为此感到高兴,甚至不惜主动当起加害者去伤害他人来满足自己那扭曲邪恶的心理,就为了听受害者发出的惨叫和悲鸣而主动作恶的愉悦犯。这是不会被任何道德、法律和良心所束缚的反社会、反人类的怪物,这些人即是恶本身,监狱就是为这些人而打造的。

青少年在20岁之前前额叶皮层并没有发育完全,因此青少年的冲动控制功能并没有得到充分的发展,很容易被外界事物所诱惑,为此才会有青少年保护法的存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宋旺霖、马执雨这类未成年人也算得上是恶俗头子们的受害者,他们将恶俗圈极端思想当作自己的信条,为了恶俗圈而献上自己的青春。而恶俗头子所用的手法很简单,不断通过简单化和二元对立的叙述来解释复杂的事件、身份和历史,如此传播恶俗圈极端思想,煽动教唆圈内人参与网络霸凌,这是恐怖分子和极端宗教一直以来惯用的手段。

最后

为什么我要使用这个ID,这是由曾经银梦圈的恶俗人的行为所导致的。他们从我身上夺走了非常重要的事物,夺走了并且一脚踩碎了。因此我患上了银梦ptsd,这应该是他们所期望的结果吧,没人敢反对他们,普通人都避而远之,他们就可以更加无法无天。这份ptsd最终转化成对银梦整体的仇恨,我最开始是抱着对银梦的仇恨来注册账号加入狗维的。我非常感谢在狗维科普银梦恶俗历史和揭露银恶真相的管理员们,正是他们改变了我对银梦这一亚文化的看法,解开了我对银梦亚文化的仇恨和误解,让我认识到不少银梦民其实也是私下反对恶俗圈的,他们才是真正的在为银梦圈做贡献,我非常尊敬他们。

这是最后一篇文章,我能做的事情已经全做完了,之后就交给其他反恶俗人士们了。


评论

添加您的评论
提交前请先阅读评论须知
恶俗狗维基欢迎所有评论。如果您不想匿名,注册登录。它是免费的。


avatar

匿名用户 #2

11个月 前
分数 0++
支持打击屠杀银梦痴子及此类双翅目幼虫的正义行为
avatar

匿名用户 #1

15个月 前
分数 0++
老银梦蛤蟆确实死妈
avatar

银梦蛆死妈

23个月 前
分数 5++
我也曾是这些杂种的受害者,不过我已不是从前的我,我们必须得让这些蛆虫渣滓为其违法犯罪行为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