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念/恶俗化

来自恶俗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恶俗化,指恶俗扩散到其它原本非恶俗的圈子和领域的过程,后者既可以是正常圈子(如东方Project),也可以是本来就边缘或不正常的社群(如mtf、键政圈)等。恶俗化过的圈子偶尔有像使命召唤吧一样成功去恶俗的,但大都极难恢复原状。

过程

交叉感染

恶俗最开始在罗玉凤吧完全成型,如今污染全网,最初是靠圈子重叠这种手段渗透传染的。

恶俗本身包含辱骂、钓鱼、出道、炒作等网络暴力手段,这就肯定会吸引到同样专门网络暴力的圈子,比如喷系孙系李毅吧加入。那些加入的人原来只会其中一部分手段,但是可能学会其余的网络暴力手段而彻底恶俗化。

瘟疫扩散

第二种就是向其他圈子渗透。

恶俗“大手子”在恶俗害人的同时,本身有的肯定也会接触正常的圈子,但是混恶俗混久了戾气重人魔怔了,普通圈子的氛围反而不可能习惯,所以有把正常圈子劣化的动机。而且混其他圈子,打个比方如历史圈这种涉及辩论的圈子,一个正常人辩论激烈跟人怼起来了,最多也就是问候别人亲人,但恶俗“大手子”在自己混的正常圈子里跟别人发生了冲突,怎么办?平时玩恶俗的时候他们连跟自己无冤无仇的人都害,现在有正式冲突的自然难逃一死。而圈子里的其他人,有底线的拼命抵制,往往因为不精网络暴力只有被“逆我者亡”。再加上网络暴力的效果“立竿见影”,跟别人辩论可能几年都改变不了对方;这种直白的暴力,不管对方内心怎么想,表面上还是实际上,一般人可能几天就认怂了。而圈子里被施加了这么大的减速效果的人,有多少能有力坚持辩论而不跪舔恶俗呢?

还有恶俗人士有种天龙人思维,他们很多网络暴力别人是为了寻求相对于受害人的强势感,以及身边的人对他们的巴结畏惧。那有什么比干掉自己混的普通圈子里的“公敌”,能得到更多的“敬仰”呢?普通人没这个“本事”,但一边混那个圈子一边玩恶俗的网暴人却可以用恶俗手段除掉普通圈子的“公敌”,而那个圈子里的普通人,看到这一幕,少有人能清醒,不是把恶俗人当成“英雄”,就是看恶俗手段“强大”去跪舔。由此,恶俗能轻松将普通圈子也变得恶俗化;而普通圈子就算是反击,一旦学会了恶俗作为还击手段,也能产生恶俗组织。这方面如东方圈恶俗、纳系恶俗、狗屁社兔杂暴民公司

异化消费

第三种是黑产的扩张。

没有了黑产还会有恶俗,但黑产无疑是重要辅助,加快了恶俗的传播性。曾经没有黑产时,恶俗人肉都靠高搜,通过蛛丝马迹对方网上的发言,一点点倒推出对方全部信息。这种人肉方法,毫无疑问,比买个黑产难多了,当恶俗向其他圈子扩散的时候,其他圈子可能因为嫌人肉麻烦,从而无法彻底恶俗化。但黑产的出现,导致人肉门槛降低,过去需要一定推理能力,现在,只要认识卖黑产的人就行了,掌握了黑产路子光速恶俗化,恶俗化门槛的降低导致传播速度变快。

黑产不仅更轻松,还能使恶俗人士人肉他人的几率更大,这样不少恶俗人士在接触黑产后,除了害人还身兼黑产下线倒卖户籍。为了让自己的盈利更多,他们肯定会向普通圈子入侵来“拓展市场”。这方面的代表是军圈恶俗组织以及古拉呱团。呱团人士在害人之余,还二手倒卖户籍和个人隐私给别人,他们渐渐觉得孙系内部客户不多不够挣钱了,于是呱团就跑去带着几个军圈的组织玩恶俗,让整个正常的圈子恶俗化,从而使自己的客户增多。黑水传媒就是这种扩散下产生的余孽。

又当又立

第四种就是恶俗维基的传播。

过去恶俗传播类似于口耳相传,虽然一直在扩散,但终究速度较慢;而恶俗维基的诞生,通过Wiki的形式,让恶俗的传播从口耳相传变成了广告般的扩张。恶俗维基存在本身就是向全网打广告,通过大事件吸引流量,甚至让真正无关的外人都或多或少接触到恶俗,作为契机因为不同动机加入恶俗,而这种传播导致恶俗扩散的最严重。

但因为这种的打广告吸引来的,一般都处在恶俗圈的底层,他们不是恶俗大手子通过渗透圈子产生的恶俗系,只不过是接触了恶俗维基自吹自擂的表象。他们追随的“恶俗”,也是在恶俗维基语境下“美好正义的恶俗”,对恶俗的全貌没有深入认识,只能做舆论冲锋队和跟风迫害的作用。更重要的是其他恶俗小圈子都是存在“组织”的,一个圈子恶俗化之前一些人就互相认识,他们后来害人也能组织一群人围攻一个人;但通过恶俗维基加入恶俗的“小鬼”,看恶俗维基之前互不认识,之后也不会交流,形成不了组织。少部分人混久了,才知道恶俗的迫害套路和结构组成,但是他们也不都会自觉退出,更小一部分还会走向恶俗中层。

评论

添加您的评论
提交前请先阅读评论须知
恶俗狗维基欢迎所有评论。如果您不想匿名,注册登录。它是免费的。


avatar

匿名用户 #2

2个月 前
分数 0++
4399也被污染了,几大恶俗的特点都有了
avatar

匿名用户 #2

2个月 前
分数 0++
4399也被污染了,几大恶俗的特点都有了
avatar

匿名用户 #1

4个月 前
分数 0++
个人觉得第六种就是任意的疾病流行时,一部分患者、照护者或管理者在治疗过程中会失去耐心,转而采信某些阴谋论,挑起冲突,作为恶俗的雏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