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恶俗圈笑话集

来自恶俗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作者

知乎匿名用户与其他反恶俗高雅人士

正文

知乎匿名用户

笑话若干则。改编自苏联笑话。


1.一爱国青年正在河边走路,突然脚下一滑掉进了河里。爱国青年拼命挣扎,大呼救命。
路边正好有两个恶俗人,看了一眼掉在水里的人,一个说:“这好像是个小粉红吧,真恶心,死了活该。”
另一个说:“soudayo,小粉红最恶心的一点就是容不得别人说他的国一点不好,说上一句都要急得跳脚。”
爱国青年绝望地说:“难道你们就是传说中的恶俗圈,呃……”
不料两恶俗人闻之大惊,急忙扑通两声跳下水,将爱国青年拖上岸来气急败坏地教训道:“恶俗没有圈!恶俗圈是刘泽造的词!最后警告,劝你谨言慎行,再钦点一句就把你出道了!”。


2.“恶俗到底是正义的还是为了找乐子?”
“我也不清楚,但我肯定不是正义的。”
“为什么?”
“如果恶俗是正义的话,他们应该先把自己出了。”


3.袁锴,肖彦锐,姚纳多和宋旺霖四个人乘坐气球。
气球漏气了,承受不住四个人的重量,开始下坠,万分危急,必须有人牺牲自己跳出去。
袁锴见无人有意跳下去,咬了咬牙,喊了声:“聪明巴特尔,实力得戒指!”,然后跳了下去。气球下坠暂缓。
但过了一会儿漏气更多,下坠又加快,必须再跳出去一个人。于是肖彦锐叹道:“今年的红枫叶我恐已没机会欣赏,希望各位安好,有空去看看!”,也跳了出去。
不料才过了一会儿气球又开始下坠,眼看快要不行了,姚纳多喊道:“大恶俗帝国万岁!”说着就把宋旺霖扔出去了。


4.一个在凤吧时代被恶俗头子反补而退网的老恶俗回来了,他加进一个新型恶俗群,只见古典恶俗时代的梗已经没人玩了,群友们都在用银梦之类的梗交流,还进行着晦涩难懂的文游,他一个字也看不懂了。
他感慨道:“恶俗啊,我都不认识你了!”
此恶俗群内键政风气盛行,他久在经常挥舞爱国大旗攻击黑绿和性少数群体的凤吧当中耳濡目染,很快和以自由派自居的群友们在键政观点上起了很大冲突,于是郁闷地关掉群聊窗口开始打游戏。
两小时后,他的手机突然接到骚扰电话,辱骂他为“菟”“皇汉”“法西斯”,他急忙上群一看,自己的户籍和高雅创作已经在群友们的QQ空间里传遍了。
望着自己的信息,他喃喃自语道,“恶俗哪,我认出你来了!”


5.一个东方萌萌人在梦里进入了幻想乡,来到了人间之里,突然在其中见到了自己已经去世了的好友,他迷迷糊糊地问道:“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好友回答:“上至非想非非想天,下至无间地狱,三千大千,世界广远,人莫能知。如果生前多积德,发愿要往生幻想乡,死后就可能会来到这里。”
他听了很高兴,又模模糊糊地意识到自己可能在做梦,心想这么珍贵的旅游机会可不能白白浪费了,必须到处去看一看。
不知怎么回事,他走着走着来到了地狱,只见一个人正站在雪坑里,似乎还有点眼熟。
他仔细一看:“囧仙啊,你怎么到这来了?”
旁边的鬼说:“地狱有个规矩,在人间迫害其他车万人的人,被害人的雪将淹没此人。”
他奇怪地问道:“那怎么雪只淹到他的膝盖呢?”
“因为我不碰恶俗,根本没害过几个人。”囧仙说道。
“因为他站在磁大师的肩膀上。”旁边的鬼回答。


6.一个萌萌人,一个游戏宅,一个恶俗人在一起聊天。
萌萌人说:“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在二次元的世界遇到了自己心仪的角色。”
游戏宅说:“纸片人老婆哪有游戏好玩,最幸福的事明明是上了一天班以后晚上有充足的时间玩最新的游戏,没有杂事缠身。”
恶俗人说:“最幸福的事情就是突然被拉进讨论组互动,被人一顿辱骂输出之后发出一份户籍,而我说:‘你们认错了,我是高仿,你们应该去找另一个群友。’”


7.一日,某高中班上两人聊天,聊着聊着聊到了B站。
一个人说:“我其实是一个高雅人士,我们这些雅士建了个网站专门安排那些得不到惩罚的坏人,揭发他们的黑历史。像大忽悠、拂菻坊之类的带恶人,在我们雅士的努力下都落得了应有的下场。”
另一个人听毕急切地问:“你们那么厉害,能不能赶紧把那些说怪话,抹黑团团和吴京的阴阳怪气的人也安排了啊?对了,我上次看评论区科普,他们好像叫什么…恶俗圈。”


8.问:什么是最短的笑话?
答:恶俗是正义的。
问:什么是最长的笑话?
答:恶俗维基的大部分条目。


9.两人在群里聊天。
A:“您好,请问您是恶俗人吗?”
B:“不是。恶俗什么的最讨厌了。”
A:“那您的家里亲戚有恶俗人吗?”
B:“没有。”
A:“那您的朋友有恶俗人吗?”
B:“没有,我怎么会和恶俗人交朋友呢。”
A:(呼~长出一口气)“那我局得恁刚才那几句话说得不对。我觉得……”
B:“…其实我有在反二次元吧和二次元无爱吧和一群人一起玩网来着。不过我们是反恶俗的。”
A:“(*惊恐*)啊啊啊,先辈我错力!本小鬼不该胡乱钦点,希望先辈原谅本小鬼的池沼言论。”


10.法律和恶俗有什么区别?
在法律上,如果给一个人定罪,需要完整的证据链。
而恶俗什么帽子都能给被人肉的受害者扣上,就是提供不了多少能说服大众的实锤。
——评刘慈欣被人肉事件


11.几个人在某个亚文化群里聊天吹水,讨论到了公众人物。
一人说:“别看刘慈欣道貌岸然,其实他道德败坏,曾经口嗨别人老婆,体现了他素质极低。”
别人回答:“我看过原贴了,那人是个小号,来贴吧借钱,疑似骗子。”
那人继续说:“迈克尔杰克逊被吹成流行之王,其实是个恋 童 癖,还漂白自己的皮肤,我呸,真恶心。”
又有人反驳:“你说的这些我都听说过,根本没有实锤,你说得这么肯定不好吧,建议你去看一下辟谣帖子。”
那人很生气:“你们最好少到处去求证,要多看恶俗维基!”


12.磁大师去世了。一个非常讨厌恶俗的人听说了这个消息。于是她从自家祖传的古书中找到了一种据说代价很大的通灵方法。
她请来了鬼差,对鬼差说:“我觉得恶俗人应该下地狱,恶俗小鬼喊着要反对dssq,实际上却到处传教,搞得我混的一般二次元群的人全都会几句恶俗梗,还觉得这很酷,气死我了。”
鬼差说:“知道了,我们会调查清楚的。你的意见我们会向判官反映。”
过了几个月,她突然看见有鬼差来了,大惊失色,说:“我听说通灵术代价很大,可不知道这样会折寿。地府该不会现在就想带走我吧?”
鬼差生气地说:“恁在一番无能狂怒之后一瞬转入颅内高潮意淫本人请诸位雅士来橄榄恁,殊不知恁的池沼送妈行为根本无需也不配本人请来诸位雅士,我寻思恁还是早点认清自己的小fw本质为好,qqqxx,,,


一时灵感之作,难免有错漏之处。受本人能力所限,有的改编得有点牵强,不太贴切。如有批评建议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反恶俗高雅人士

13.张钦瑞在宋旺霖的陪同下到渔场视察乐子供应情况。他们发现一个瞎骂小号在大肆钦点黑屁。
张钦瑞不满的问:“这是谁的小号?!”
宋旺霖找人查完了绑,欣喜的说:“看来谁的也不是,妖哥,您赶快删了吧!”


14.姚纳多在某恶俗群发表广播演说:“我只想说一句话! ”
刚刚出狱的宋旺霖只允许他说一句话,并且要他自己负责。
姚纳多扣下键盘,打出一句: “全世界的恶俗狗,请原谅我!”


15.一个之吧底层的鹦鹉丢了。这是只会骂人的鹦鹉,要是落到大手子的手里可就糟了。
这人便在之吧发表了一篇声明:“本人遗失鹦鹉一只,另外,本人不同意它对恶俗的观点。”


16.有个恶俗小鬼向张钦瑞汇报说:“现在之吧正批斗恶俗蝙蝠侠,每当您一发贴,就有数以百计的赞。”
张钦瑞听了以后非常得意。
有一天他扣字时手滑点了个踩,这时宋旺霖在楼下大骂:“哪个穷酸小骡子点的踩?不想保住户籍啦?”


17.恶俗人甲在THO面基时看了会手机,突然独自大笑起来。

对面的恶俗人乙奇怪的问道:“有什么好笑的事吗?”

“是啊,”恶俗人甲擦着笑出来的眼泪:“一个好玩的高雅创作……”

“哦?让我看看?”

“你疯了吗?!我们群刚凑钱出了作者的户籍!”


18.一名退网的前音MADER点进几年前拉进群助手的音MAD交流群里问:辉夜大小姐是哪儿出的来着?新群员纷纷回答“不是咱们群出的”。

该音MADER在群里抱怨了几句,第二天就回家过年了。

一个月后,该音MADER收到老朋友群主的私聊:我对他们抽一杀一,事情解决了,ltx那小子拍下跪视频道歉了,是他的小团体花钱找路子出的。


19.一个2013年就淡网的孙吧渔夫在某个钓抽象人的群说:“为了我这几年间快乐的贴吧钓鱼时代,多谢各位高雅人士的出绑路子。”

不久马上出来几个小鬼对其大骂:“fnmdp,那时候我们才五六岁,根本没路子。”

“这就是我感谢你们的原因。”


20.一个底层银小鬼在之吧说:“我们学校有三个音MADER,三个都是高雅人士。”

回复中有人留了个群号:“加一下吧,群里有时会聊聊银/饼相关,有时会找点乐子。”

周一开学后,新群员只有两个人。

“你不是说有三个高雅人士吗?”

“另一个人周末做了个作品上了首页,已经有粉丝了。”


21.一个恶俗群在众筹出户籍。一名刚加入几个小时的小鬼问:“如果对方即使被出了户籍也毫无损失,这钱不就白花了吗?”

“没事,挂在esuwiki上,永世不得翻身。”

“那要是esuwiki没了呢?”

“有能先辈们会重建新的wiki的。”

“那、假如真的没人能再建wiki怎么办呢?”

“要是有那种好事,你白花这点钱有什么舍不得的。”


22.恶俗头子发布公告:“我们要做两件事,一是无差别出道所有的B吧吧务;二是在esuwiki里添加雪之下雪乃词条。大家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来。”

过了一会儿,有个匿名群员怯生生地提问:“为什么要添加雪之下雪乃词条?”

“很好,我就知道大家对出道B吧吧务没有异议。”


23.“现在的小鬼是否会成为未来的大手子?”

“不会。现在这帮魔怔人轻易不退网。”


24.一个新星获奖UP主加入某个恶俗群,群主问:“你加入本群为了什么?”

“想学习恶俗圈的洗脑话术,好培养一批卫兵。”

“恶俗没有圈,恶俗是一种理念,恶俗圈是刘泽迫真自演yy的……”

“对对对,要学的就是这个。”


25.刘腾宇在新恶俗维基建站大会揭露庄海洋的暴行时,台下有人递条子上去。

刘站长当场宣读了条子的内容:“刘腾宇,庄海洋在做这些暴行时,你是干什么吃的?”。

接着他问道:“这是谁写的,请站出来!”。

连问三次,台下一直没有人站出来。

于是新站长说:“现在让我来回答你吧,当时我就坐在你的位置上。”


26.一个esu人准备注销自己的恶俗维基账号,上级知道了很不高兴。于是派了一个恶俗大鬼给他做思想工作。

大鬼说:“同志,你为什么要注销账号?是因为不满意没有好条目?”

“不是。”

“是因为不满意条目真实性?”

“不是。”

“是因为不满意本wiki的管理员吗。?”

“不是。”

“那我们不明白了,你没有什么不满意的,为什么要注销账号?”

“因为在外面,我可以有不满意。”


27.“截至目前,恶俗维基没有发现任何账户信息泄露的情况。我们会全力保障用户信息的安全。”

“由于本站资金源头被查抄...四个域名连同密码库将在今晚拍卖,起步价xxx$...”


28. “他们被抓是他们不谨慎,关我啥事?”

“大家千万不要去碰某维基,我已被找上门...”


29. “我们的服务器在x国,本维基支持言论自由...”

“敢来评论区支持刘慈欣?管理员开示他ip!”


30.十月份,恶俗狗排队要来注销账号。

“我们要注销账号。”

“截至目前,没有发现任何账号泄露情况,我们会全力保障用户数据安全。”

“我们要注销账号。”

“账户采用了特殊加密技术......”

“我们要注销账号。”

“恶俗维基旨在揭露并记录事实,所以,我已经把你们账户都给卖了。”


31.人在恶俗圈最多只能四选三——怪话、路子、神秘和武德。有怪话、路子、神秘,就是幻想乡里旭日升,没有武德;有怪话、神秘、武德,就是巨大斧子多吹风,没有路子;有怪话、路子、武德,就是操作起磁片系统,没有神秘;有路子、神秘、武德,就是老程然有梗可偷,没有怪话。


32.“玩恶俗到最后还要喷词吗?唐泽维基的投翔主义者说不要,恶俗维基的冒禁主义者说要。本外星爷会辩证地看待这个问题:要,但不是所有人都要。”


33.——泰国怎么就一下子冒出那么多选美大赛?

——因为好多人突然就注册了恶俗维基账号。


34.一个恶俗小鬼和一个萌萌人比吹牛。

萌萌人说:“你肯定想不到,我们在车万群敢骂囧仙是废物。”

小鬼说:“这有什么?我们在恶俗群也可以大骂囧仙是废物。”


35.问:狗窝和恶俗圈有什么不同?

答:狗狗们吃的狗粮还是一手的,而恶俗狗们用的手段的都是别人吃剩的,也不知道是十路甚至九路的户籍。狗只会对有敌意的人下嘴,而恶俗狗咬起同伙堪称争先恐后。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只会吐出狗牙,恶俗狗除了人话都讲,尤其是狗话鬼话,高雅作品日月可鉴。最后,小狗出生之后,体温都是热的,而恶俗狗一旦大白于天下,就意味着他们凉了。


36.岳战结束后,一个萌二看到贴吧的照片就说像自己的群友。别人训斥她:瞎说什么,这是恶俗维基的人!

萌二:他是干什么的?

答:他赶跑了岳庆炎!

萌二急切地问:他能不能把那些在b吧无差别人肉黑人的也赶跑啊?


37.恶俗式兜圈子:恶俗底层先是文雅地说——“觉得恶俗维基说得太偏颇就请申请账号给出证据改进词条,恶俗维基保障您的隐私权”,
几秒之后就在另一处恨恨地叫——“我觉得他注册账号是在黑屁恶俗,黑屁瞎骂的蛆在高雅人士面前没有人权”;
恶俗传教士跑到别的地方威胁说——“没了恶俗的网络世界真是水深火热”,
被人揭露后转头教训道——“你们不也使用恶俗手段搞得网路世界人心不平?”


38.张钦瑞开小号微服私访程译萱私人qq群时,大批鸵卫兵出来欢迎张钦瑞。张钦瑞便问鸵鸟:你是用什么办法让这么多人来欢迎我的?程译萱回答:凡是来欢迎你的人,我都给他们发五张私密照作奖励。

后来程译萱到之吧访问时,一百甚至九十个大鬼小鬼热烈欢迎,大肆跪舔。程译萱问张钦瑞:你是用什么办法让这么多人来欢迎我的?张钦瑞回答:凡是敢不来欢迎你的之吧小傻子,我出他们每家五个人户籍。


39.一天蔡郑豪到B吧视奸,凑巧看到张钦瑞正在追杀几个萌萌人,就顺手截了个图。

他打算通过批判萌萌人来讨好张钦瑞,便把照片写上题目上传到恶俗维基:妖哥和萌二在一起。但他又感到不妥。于是改成:萌二和妖哥在一起。可还是感觉不对。最后,蔡郑豪把照片的题目改成:“正在发功害人瞎骂的是妖哥。”


40. 两个网民在网上聊天
"您最近在网上玩些什么"
"在追新番.您呢?"
"当银梦警察"
"啊,银梦警察具体干什么?"
"我们负责揪出网络圈子里那些对银梦恶俗不满的家伙"
"您的意思是....还有人比较满意?"
这些人不归我们管.管他们的是sunimo"


41.王方良、张圣相、陈思宇、徐鹏、张钦瑞挨着坐在同一次恶俗号列车上,一路磕绊颠簸。
王方良抱怨:“把铁路负责人员全都起底了吧,帮着说话的也是一样!”
张圣相说道:“还是叫一群人制作他们的搞笑图片更容易,音骂的也行。”
徐鹏念叨着:“给这些迫害对象卖一点个人信息,一手的几手的都能狠狠宰一波。”
陈思宇嘟囔:“引经据典玩文字游戏春秋笔法,杀伤力更大。”
张钦瑞笑起来:“咱们还要再发展关系网,要有舆论支持……”
突然有十几个穿便服的人出现在车厢两端。有一个喊了一嗓子:“你们恶俗圈的同伙,已经把该说的事情都说明白了……”


42.姚纳多卖了红岸数据库之后,指着电脑跟姚母炫耀自己的成果。姚母看了颤颤地说:“我的孩子,这么几年,想不到你居然有这么大能耐了。不过,万一有些精日分子来捣乱,怎么办?”


43.自由民主的灯塔纳吧像往日一样批判兔杂,突然,纳吧里面来了一些他们眼里典型的“你国键盘法西斯”在发表屠杀nigger屠杀同性恋的言论,然而纳吧的自由战士们屁都不敢放一个。一个纳杂坐不住了,开始问同伴:“你国键盘纳粹在我们这里这么嚣张,为什么一个上去出这小废物户籍的人也没有?”他的同伴们表现的很畏惧,阴阳怪气的旁敲侧击说一些他无法理解的话语。他觉得再和同伴说话也是浪费,便直接发帖辱骂这帮人。第二天,他全家的户籍在罗玉凤吧被挂着,那几个“你国键盘纳粹”和好一些纳吧人都在帖子下面嘲讽他,他此时才明白,自己的东家来了,轮得到自己放屁?


44.还是在自由民主的纳系里面,就像往日一样,纳杂们各种论证马来汉多劣等,要消灭只拿劣等人。他们拿出了几个品行不良的中国人在国外教堂领取免费食物倒卖的事情,指着全体中国人说:“你们马来废物就是这样!这就是支性!”。没过几天,全球爆发瘟疫,中国向世界免费提供口罩,而欧美的资本家拿着这些免费口罩在自己国家倒卖。不少网民看见了这件事,其中有一个发现了纳系的网民将此事发进了纳系,并提问说“洋人也存在支性吗?”一票纳杂顿时恼羞成怒,大口一开:“这是人家欧美人聪明的赚钱方法!就是比你们只拿马来蚶高级了一万倍!再顶嘴你马来婊子妈户籍不保!”


45.曾有一个富二代与超古代恶俗蛤蟆大战,此富二代善于炫富,让这帮蛤蟆觉得这个穷的只剩物质的人颇有意思,便在干烂他之后模仿他炫富来嘲讽他。后来,这帮子超古代恶俗蛤蟆大部分都结了婚退网忙现实了,其中一个蛤蟆突然心血来潮,想回忆青春峥嵘岁月,打开了贴吧,凭借灵敏的狗鼻子嗅到了今天恶俗的气息,来到了现代恶俗的聚集地,然而,让他大跌眼镜的是,今天他们的恶俗后代,张口闭口穷傻逼,野爹我含赵量高,家里有钱,在XX国留学,像极了当年他们嘲讽的那个跋扈富二代。


46.曾经,一个雷霆系蛤蟆在乐一个话都说不清的肥猪流杀马特,并用结巴来嘲讽他不清的口齿和错字以及火星文,把他作为继孙帝杰后的第二结巴蜜。后来,雷霆蛤蟆们忙现实去了,只有他依然留下来,现实网络两开花。他在网络上看到了孙笑川,便联想起了当年的恶俗,便再次寻找起了恶俗踪迹来回味青春,当年的雷霆吧已经是死吧,屠宰场吧罗玉凤吧也是死吧。当他终于找到现代恶俗聚集的淫梦圈,他看见今日的恶俗蛤蟆,个个阴阳怪气说不清话,什么年了一看,什么我局的,什么事,什么力,什么大家ao。他感叹:“肥猪流脑残的火星文又复活了?这都是活生生的乐子吧,要是兄弟们在保证还能再乐他妈一次。”


原文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5780536/answer/816405606 (1-12)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3571269 (17-25)

评论

添加您的评论
提交前请先阅读评论须知
恶俗狗维基欢迎所有评论。如果您不想匿名,注册登录。它是免费的。


avatar

匿名用户 #25

3天 前
分数 0++

(转自姚纳多的评论区)

“姚纳多他从没看过《水浒传》,他是怎么知道宋江假仁假义的呢?” “因为我就是姚盖。”姚纳多如此说道。
avatar

匿名用户 #24

8天 前
分数 0++

一个独立游戏讨论群群主长期被人刷有关自己的梗,就跟朋友说:“这就找esu出人,出了事请帮我说话。”

过了一两个小时他回来感叹:“不干了,没事了,esu内部互相玩梗比小破游戏还能刷。”
avatar

匿名用户 #23

1个月 前
分数 0++
sodayo,,,
avatar

匿名用户 #21

3个月 前
分数 0++
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
avatar

匿名用户 #22

3个月 前
分数 0++
我刚才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极其坐立不安,已紫菜,qqqxx
avatar

匿名用户 #20

3个月 前
分数 0++
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恶俗圈
avatar

匿名用户 #19

5个月 前
分数 0++

丁柏辰在贴吧钓鱼,感觉钓到了一个疯狂咬钩的神秘人,回去打算迫害一番。

张悦问:“有绑定吗?”丁回答:“虚拟号。”

张悦问:“有重名吗?”丁回答:“无规律。”

张悦问:“能刷屏吗?”丁回答:“新号贵。”

丁柏辰只好在贴吧上开新帖钓鱼,只见那个神秘人用红字喊了一句:

“姚纳多万岁!”
avatar

匿名用户 #19

5个月 前
分数 0++

2000年代的群友,遇到KY人先喷一喷,然后踢出群外;

2010年代的群友,遇到KY人先踢出群外,然后才开喷。
avatar

匿名用户 #19

5个月 前
分数 0++

宋旺霖和人对线失利,向袁锴求助。

袁锴回复:“哪远滚哪。”

宋旺霖回复:“指个地方。”
avatar

匿名用户 #17

7个月 前
分数 0++
曾经,一个雷霆系蛤蟆在乐一个话都说不清的肥猪流杀马特,并用结巴来嘲讽他不清的口齿和错字以及火星文,把他作为继孙帝杰后的第二结巴蜜。后来,雷霆蛤蟆们忙现实去了,只有他依然留下来,现实网络两开花。他在网络上看到了孙笑川,便联想起了当年的恶俗,便再次寻找起了恶俗踪迹来回味青春,当年的雷霆吧已经是死吧,屠宰场吧罗玉凤吧也是死吧。当他终于找到现代恶俗聚集的淫梦圈,他看见今日的恶俗蛤蟆,个个阴阳怪气说不清话,什么年了一看,什么我局的,什么事,什么力,什么大家ao。他感叹:“肥猪流脑残的火星文又复活了?这都是活生生的乐子吧,要是兄弟们在保证还能再乐他妈一次。”
avatar

匿名用户 #17

7个月 前
分数 0++
曾有一个富二代与超古代恶俗蛤蟆大战,此富二代善于炫富,让这帮蛤蟆觉得这个穷的只剩物质的人颇有意思,便在干烂他之后模仿他炫富来嘲讽他。后来,这帮子超古代恶俗蛤蟆大部分都结了婚退网忙现实了,其中一个蛤蟆突然心血来潮,想回忆青春峥嵘岁月,打开了贴吧,凭借灵敏的狗鼻子嗅到了今天恶俗的气息,来到了现代恶俗的聚集地,然而,让他大跌眼镜的是,今天他们的恶俗后代,张口闭口穷傻逼,野爹我含赵量高,家里有钱,在XX国留学,像极了当年他们嘲讽的那个跋扈富二代。
avatar

匿名用户 #17

7个月 前
分数 0++
还是在自由民主的纳系里面,就像往日一样,纳杂们各种论证马来汉多劣等,要消灭只拿劣等人。他们拿出了几个品行不良的中国人在国外教堂领取免费食物倒卖的事情,指着全体中国人说:“你们马来废物就是这样!这就是支性!”。没过几天,全球爆发瘟疫,中国向世界免费提供口罩,而欧美的资本家拿着这些免费口罩在自己国家倒卖。不少网民看见了这件事,其中有一个发现了纳系的网民将此事发进了纳系,并提问说“洋人也存在支性吗?”一票纳杂顿时恼羞成怒,大口一开:“这是人家欧美人聪明的赚钱方法!就是比你们只拿马来蚶高级了一万倍!再顶嘴你马来婊子妈户籍不保!”
avatar

匿名用户 #17

7个月 前
分数 0++
自由民主的灯塔纳吧像往日一样批判兔杂,突然,纳吧里面来了一些他们眼里典型的“你国键盘法西斯”在发表屠杀nigger屠杀同性恋的言论,然而纳吧的自由战士们屁都不敢放一个。一个纳杂坐不住了,开始问同伴:“你国键盘纳粹在我们这里这么嚣张,为什么一个上去出这小废物户籍的人也没有?”他的同伴们表现的很畏惧,阴阳怪气的旁敲侧击说一些他无法理解的话语。他觉得再和同伴说话也是浪费,便直接发帖辱骂这帮人。第二天,他全家的户籍在罗玉凤吧被挂着,那几个“你国键盘纳粹”和好一些纳吧人都在帖子下面嘲讽他,他此时才明白,自己的东家来了,轮得到自己放屁?
avatar

匿名用户 #18

7个月 前
分数 0++
哈哈哈,好活
avatar

银梦臭蛆死爹烂妈

7个月 前
分数 0++

两个网民在网上聊天     "您最近在网上玩些什么"     "在追新番.您呢?"     "当银梦警察"     "啊,银梦警察具体干什么?"     "我们负责揪出网络圈子里那些对银梦恶俗不满的家伙"     "您的意思是....还有人比较满意?"

    "这些人不归我们管.管他们的是sunimo"
avatar

匿名用户 #15

8个月 前
分数 0++
www.zhihu.com/answer/322003687 曹寇吧熊主席李晓亮笑话,求改编恶俗狗笑话
avatar

匿名用户 #10

8个月 前
分数 0++

王方良、张圣相、陈思宇、徐鹏、张钦瑞挨着坐在同一次恶俗号列车上,一路磕绊颠簸。

王方良抱怨:“把铁路负责人员全都起底了吧,帮着说话的也是一样!”

张圣相说道:“还是叫一群人制作他们的搞笑图片更容易,音骂的也行。”

徐鹏念叨着:“给这些迫害对象卖一点个人信息,一手的几手的都能狠狠宰一波。”

陈思宇嘟囔:“引经据典玩文字游戏春秋笔法,杀伤力更大。”

张钦瑞笑起来:“咱们还要再发展关系网,要有舆论支持……”

突然有十几个穿便服的人出现在车厢两端。有一个喊了一嗓子:“你们恶俗圈的同伙,已经把该说的事情都说明白了……”
avatar

匿名用户 #10

8个月 前
分数 1++
姚纳多卖了红岸数据库之后,指着电脑跟姚母炫耀自己的成果。姚母看了颤颤地说:“我的孩子,这么几年,想不到你居然有这么大能耐了。不过,万一有些精日分子来捣乱,怎么办?”
avatar

匿名用户 #14

9个月 前
分数 0++

首先你们说的恶俗圈并不存在,最初创建这个词的是颅内反恶俗斗士碴条,他提出这个词语为的是方便把反对他种种恶行的人以一个随意而又能引起公愤的词汇涵括进去,树立自己在不明真相的一-般通过面前塑造出正义形象。恶俗人士是有,但没有认知低下到组成圈子,人肉行径是个体进行的,动机只是出于对做出低劣行为而不为所作所为买单的人的愤怒,我反对以暴制暴,两方都应该反思自己的行为并接受惩罚,大家都得看清问题,而不是一-边倒的袒护被人肉方,这样也是与纵容人肉行为同样是包庇着恶行


某个恶俗狗的言论
avatar

Cathy有只Cat

9个月 前
分数 0++
叫他跟网警说去。
avatar

常识

9个月 前
分数 1++
这里去年七八月份老早就说了不欢迎碴条,谁袒护他了
avatar

莱科斯的普通矿工

8个月 前
分数 0++
可能是觉得这边纯度降低,有碴条卫兵了?
avatar

Cathy有只Cat

8个月 前
分数 0++
站内碴条卫兵我见得不多,甚至还时常有人直呼其名。这层的言论估计是个二傻子恶俗侠说的,这群人见到恶俗圈三字就满脑子“恶俗没有圈,恶俗是一种理念,恶俗圈是刘泽迫真自演yy的……”,试图通过这种方式来否认恶俗圈的存在,殊不知这个概念老早就有,今年警方也定义了恶俗圈。性质其实和那些来这里咬死站内用户管理员是xxx的一样。
avatar

匿名用户 #17

7个月 前
分数 0++
笑死,老凤狗都用恶俗圈自称,他音系小废物是瞧不起凤系咯?
avatar

Citricacid

6个月 前
分数 0++
二代恶维自称自己为“恶俗圈”
avatar

匿名用户 #13

9个月 前
分数 0++

一天蔡郑豪到B吧视奸,凑巧看到张钦瑞正在追杀几个萌萌人,就顺手截了个图。

他打算通过批判萌萌人来讨好张钦瑞,便把照片写上题目上传到恶俗维基:妖哥和萌二在一起。但他又感到不妥。于是改成:萌二和妖哥在一起。可还是感觉不对。最后,蔡郑豪把照片的题目改成:“正在发功害人瞎骂的是妖哥。”
avatar

匿名用户 #16

7个月 前
分数 0++
蔡郑豪把标题改成了你婊子妈被张钦瑞强奸
avatar

匿名用户 #12

9个月 前
分数 0++

张钦瑞开小号微服私访程译萱私人qq群时,大批鸵卫兵出来欢迎张钦瑞。张钦瑞便问鸵鸟:你是用什么办法让这么多人来欢迎我的?程译萱回答:凡是来欢迎你的人,我都给他们发五张私密照作奖励。

后来程译萱到之吧访问时,一百甚至九十个大鬼小鬼热烈欢迎,大肆跪舔。程译萱问张钦瑞:你是用什么办法让这么多人来欢迎我的?张钦瑞回答:凡是敢不来欢迎你的之吧小傻子,我出他们每家五个人户籍。
avatar

匿名用户 #11

9个月 前
分数 1++
兜圈子:恶俗底层先是文雅地说——“觉得恶俗维基说得太偏颇就请申请账号给出证据改进词条,恶俗维基保障您的隐私权”,几秒之后就在另一处恨恨地叫——“我觉得他注册账号是在黑屁恶俗,黑屁瞎骂的蛆在高雅人士面前没有人权”;恶俗传教士跑到别的地方威胁说——“没了恶俗的网络世界真是水深火热”,被人揭露后转头教训道——“你们不也使用恶俗手段搞得网路世界人心不平?”
avatar

Cathy有只Cat

9个月 前
分数 0++
放上去咯
avatar

匿名用户 #10

9个月 前
分数 1++
人在恶俗圈最多只能四选三——怪话、路子、神秘和武德。有怪话、路子、神秘,就是幻想乡里旭日升,没有武德;有怪话、神秘、武德,就是巨大斧子多吹风,没有路子;有怪话、路子、武德,就是操作起磁片系统,没有神秘;有路子、神秘、武德,就是老程然有梗可偷,没有怪话。
avatar

匿名用户 #10

9个月 前
分数 1++
“玩恶俗到最后还要喷词吗?唐泽维基的投翔主义者说不要,恶俗维基的冒禁主义者说要。本外星爷会辩证地看待这个问题:要,但不是所有人都要。”
avatar

匿名用户 #10

9个月 前
分数 1++

——泰国怎么就一下子冒出那么多选美大赛?

——因为好多人突然就注册了恶俗维基账号。
avatar

匿名用户 #9

10个月 前
分数 3++

一个恶俗小鬼和一个萌萌人比吹牛。

萌萌人说:“你肯定想不到,我们在车万群敢骂囧仙是废物。”

小鬼说:“这有什么?我们在恶俗群也可以大骂囧仙是废物。”
avatar

匿名用户 #8

11个月 前
分数 0++
乐乐
avatar

匿名用户 #6

12个月 前
分数 0++
雪之下雪乃草
avatar

生人务善

13个月 前
分数 4++

最后一个笑话,讲完了就吃饭去。 7.问:狗窝和恶俗圈有什么不同?

答:狗狗们吃的狗粮还是一手的,而恶俗狗们用的手段的都是别人吃剩的,也不知道是十路甚至九路的户籍。狗只会对有敌意的人下嘴,而恶俗狗咬起同伙堪称争先恐后。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只会吐出狗牙,恶俗狗除了人话都讲,尤其是狗话鬼话,高雅作品日月可鉴。最后,小狗出生之后,体温都是热的,而恶俗狗一旦大白于天下,就意味着他们凉了。
avatar

匿名用户 #5

13个月 前
分数 0++
草死
avatar

匿名用户 #3

14个月 前
分数 1++
纯路人,看乐了
avatar

EdwoodC

14个月 前
分数 5++
话说知乎上似乎小鬼也不少
avatar

可爱丶BB鸟酱

14个月 前
分数 0++
哈哈哈哈哈笑死👴了
avatar

火需

14个月 前
分数 4++

岳战结束后,一个萌二看到贴吧的照片就说像自己的群友。别人训斥她:瞎说什么,这是恶俗维基的人!

萌二:他是干什么的?

答:他赶跑了岳庆炎!

萌二急切地问:他能不能把那些在b吧无差别人肉黑人的也赶跑啊?
avatar

B

14个月 前
分数 1++
雅死我了
avatar

宇佐见晴子

14个月 前
分数 1++
16.一个之吧底层的鹦鹉丢了。这是只会骂人的鹦鹉,要是落到大手子的手里可糟了。这人便在之吧发表了一篇声明:“本人遗失鹦鹉一只,另外,本人不同意它对恶俗的观点。”
avatar

FickeEsuHunde

14个月 前
分数 3++
扔宋旺霖草
avatar

匿名用户 #4

13个月 前
分数 1++
工 具 人
avatar

匿名用户 #7

12个月 前
分数 1++
宋旺霖真可怜,被姚纳多骂了一个月了
avatar

匿名用户 #2

14个月 前
分数 0++
笑死我了
avatar

匿名用户 #1

14个月 前
分数 4++
恶俗没有圈!恶俗圈是刘泽造的词!最后警告,劝你谨言慎行,再钦点一句就把你出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