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中国的肮脏网站:中国最近关停了类似于4chan的人肉搜索网站

来自恶俗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作者

迪伦·利瓦伊·金(Dylan Levi King),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译者,曾在江苏北部的街道上学习中文。目前正与尼基·哈曼合作为亚马逊十字书店翻译贾平凹的《秦腔》。

原文地址,本文较为客观地表现了一个英美人如何看待中国的恶俗圈,原文中一些尖锐的政治话题已删减。

正文

你可能尚未听说过支纳维基恶俗维基,或者其他许多类似于中国4chan的论坛,但它们最近都被迫关闭了。这些地方是中国一些最恶劣的网民的虚拟聚会场所,其特点是骚扰和猖獗的人肉搜索(最臭名昭著的案例是人肉搜索科幻作家刘慈欣)。正如恶俗圈的一句格言所说:“邪恶和庸俗就是正义。”(“恶俗即正义”)

起因

中国当局最近关闭了两个因网络造梗、人肉搜索和骚扰而臭名昭著的网站,这似乎是一次协同打击行动。

不会有人怀念“支纳维基”和“恶俗维基”这两个网站的。至少那些看到自己的个人信息、私人通讯、裸体照片和匿名留言板帖子被公开在这些平台上的人们不会怀念他们,那些偶尔会成为反党小丑网站支纳维基上的攻击目标的国家互联网监督员也不会怀念他们。

10月28日,几名中国年轻网民被捕的消息传开。包括《新京报》网站头条(现已被删)的新闻报道中提及了“恶俗维基”这一名称,:“河北承德15岁男生多次上网浏览反华信息被公安批评教育”。

这些网站提供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内容,才值得发起多部门联合打击?这些网站背后是什么样的人,他们的动机是什么?

这不是一个关于审查和自上而下的网络政治斗争的黑白寓言,而是一个更加令人困惑的故事。[1]

这两个基于维基的网站:支纳维基和恶俗维基,还有其姊妹网站EXOZ明星wiki和恶俗狗维基——被认为是中国互联网的Encyclopedia Dramatica,是互联网亚文化、模因和网络名人的维基。但它们发展成一种更加黑暗的东西,利用不牢靠的企业和政府数据安全,为人肉搜索和骚扰活动提供素材。

历史介绍

恶俗维基是这两个网站中最先出现的,从流行的百度贴吧“帝吧”发展出来。[2]它原本是一个传播关于足球运动员李毅的梗的论坛,后来变成了激进造梗和中国民族主义的温床。

帝吧的出征表情,也就是“斗争梗”有时可能会显得很辛辣,但包括台湾主权支持者和流行歌星在内的攻击目标被认为罪有应得。其它时候,梗的内容相对健全,通常是民族主义的,或者足够神秘以至于没有人受到伤害。

一群玩恶俗梗而出名的帝吧用户经常冒险进入不可接受的领域[3]——大多是政治性的,但并不总是这样——至少在贴吧用户或管理员的裁决中是这样。有时他们的攻击目标是其他用户。创建恶俗维基是为了存储他们的梗和跟踪骚扰目标。

如果读者是chan网站贴图版(imageboards)的用户(不管是来自日本的原创者2ch,还是来自西方的模仿者4chan和8chan),那么帝吧及其分支上那些恶俗梗都是很熟悉的。两者都使用了大量相同的素材,大量依赖漫画、法西斯主义图像和色情创作。

恶俗维基

我曾询问一个典型的恶俗梗创造者最精髓的恶俗梗是什么,她的回答是:龚诗——煞有介事地依照古体写成的打油诗,基本上无法理解。

对圈外人来说晦涩难懂,对圈内人来说滑稽可笑,对无限的二次创作持开放态度,起源于一场骚扰活动:的确,龚诗拥有一切恶俗特征。

龚诗由恶俗维基用户写出,并强行安在先前网络骚扰的受害者身上[4],龚诗一词源自他名字的前两个字。要解码这些“诗歌”,需要对黑话和互文典故有深刻的了解——如果有可能的话,因为一个关键要素是试图从看似无意义的事物中提取意义。

另一早期恶俗贡献者告诉我,恶俗维基吸引了相当数量被其他在线社区抛弃的群体,如刘仲敬的粉丝,或称姨粉。刘仲敬是一个激进的网络人物,他预言一场大洪水将导致中国去中国化,取而代之的是几十个较小的民族国家。这些姨粉在寻找比帝吧这样的论坛更坚实的靠山(恶俗维基也有自己的留言板)。由于恶俗维基的服务器在中国之外,通常在大陆境内被屏蔽,它的运营没有受到帝吧所受的审查制度的约束,所以吸引了那些乐于翻墙或是已经出国的用户。(一个常用的黑话:肉身翻墙,即直接物理性地越过大陆的控制,而不是仅仅通过vpn。)

隐私曝光

由于对内容基本无限制和新用户的出现,恶俗维基很快就变成了一个战场,不仅有找乐子的迫害贴和烂梗,还有用人格侮辱性质的人肉搜索等活动来解决内部矛盾。

在这里,国家权力和互联网的商业化走到了一起:中国的互联网公司正在收集大量数据,而这些数据的大部分最终都被交给了政府。

扒隐私是一种传统,至少可以追溯到18世纪,当时伏尔泰公开了卢梭遗弃他的孩子一事,这也是早期互联网的新闻组[5]和IRC[6]争端的共同特征。

这一传统还在继续:玩家门(Gamergate)对《抑郁症探索》的开发者Zoë Quinn的迫害风气以威胁和人肉搜索达到高潮。其后,这种人肉风气蔓延到相关人士,比如独立开发者Phil Fish,他在4chan上称玩家门参与者(gamergater)都是“本质上的强奸犯”而引起了争议。在最近的另一起事件中,8chan,一个在一系列大规模枪击事件中拥有众多粉丝的留言板,人肉了一名联邦法官。有的社区,比如奇异果农场(Kiwi Farms),完全就是靠人肉他们称作的“网络乐子乳牛”而发展的。“乐子乳牛”是他们眼中言行古怪的网络人物,可以被“榨取”乐子。

人肉搜索在中国呈现出一种不同的性质,其后果可能更为严重。

…………[7]

内斗戏码

张冬宁,这位精日漫画家曾因讽刺中国居住着拟人化的猪而被拘留,这是一个很好的案例,可以看出支维和恶维等网站所进行的彻底的人肉以及曝光后产生的严重后果。西方媒体的报道似乎表明,她因为作品曾与当局发生冲突,但其实她深入参与了网络亚文化,这些亚文化在恶俗系维基网站轴心之间上演着自相杀戮的戏码。她的支维条目开示了大量的聊天记录、大量的裸体照片,以及关于她以性工作为生的猜测,并在网上深入挖掘了她与中国右翼反动分子的联系。

虽然像Encyclopedia Dramatica和奇异果农场这样的网站是合法运营的,最多受到诽谤法和诉讼威胁的约束,但像支维这样的网站却在法律范围之外运营。

失去匿名身份对张造成了可怕的后果。由于她被捕后没有任何消息,她可能仍被关押在拘留所。这些网站的黑客自称“优雅绅士”(高雅人士),他们可能利用网络公司松懈的隐私政策或政府机构泄露的数据库来获取张的信息。

刘慈欣事件

支纳维基是一个非常类似的造梗网站,也是人肉张冬宁的来源。由于之前的一次人肉事件被认为太过极端,支纳维基与恶俗维基社区分道扬镳。

这次人肉的目标不是别人,正是刘慈欣,《三体》的作者,《纽约客》(New Yorker)一篇人物特写的主题,也是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个人最爱。

今年5月,刘与“高雅人士”发生了冲突,这可能是科幻迷们意见分歧的结果。在所谓的刘慈欣事件中,这位作家的身份证和电话号码被泄露,他的小号(“alt”)被挖掘,他以前在百度贴吧上的匿名帖子被收集到恶俗维基上。

最初出现在知乎的问题:“如何看待刘慈欣被恶俗维基扒黑料”中,一篇长文回复警告了潜在的后果。这位匿名评论者复述了恶俗维基用户的一个观点——“做一个邪恶的、粗俗的人就是一个正直的人”(恶俗是正义)——但是,这位匿名评论者认为,人肉刘慈欣的行为没有任何正义之处。

《北京晚报》的一篇社论《刘慈欣被曝隐私,网争勿用“黑暗森林法则》将恶俗维基曝光给更广泛的受众,并呼应了这些警告。这篇社论既成功地向更多的公众发布了刘的部分个人信息,同时也反思了对黑客采取法律行动的必要性。

就在刘的贴吧帖子被泄露的同一个月,贴吧管理员锁定了2017年1月之前贴吧上的所有帖子,从而切断了恶俗维基用户未来挖掘贴吧内容的可能性。

恶俗状态

恶俗梗通常是难以理解的,而且故意使用隐晦的黑话,这使得圈外人很难理解它们的含义,任何试图讲述支维和恶维历史的尝试都需要大量的资料。(我已经略过了许多相关的重要角色,比如红岸(Red Bank),读者也被免去阅读像《磁大师》这样的人物传记。)支维和恶维的内部政治和他们的意识形态倾向一样难啃。

在支维和恶维上的人肉和通常只是为了算账和攻击网络社区的竞争对手,但有时也有更深层次的政治动机在起作用。帝吧的定位是民族主义的,一般支持国家和党,但支维和恶维的同质性较差。

支维和恶维都接待了不关心政治的垃圾贴写手和骗子,以及各种极端亚文化的信徒。这些亚文化既包括那些与全球右翼民粹主义话语有关的亚文化,这些亚文化通过8chan和2ch的姊妹社区得到滋养和反馈,但也包括更边缘的派系,如刘仲敬的粉丝和精日。

“支纳”是一个对“中国”的蔑称的变体,是最明确的反建制网站。在支维关站之前,人肉网友一直是它的主业,但它也有关于高层领导人的私人资料等内容。[8]

警方调查

这种有组织的人肉显然违反了中国的法律。在00年代中期一次对网络私刑和“人肉搜索”的打击后,中国这方面的法律得到完善。

但这些政治内容也不可能受到互联网监管机构的欢迎。

支维的公告解释道:“不出所料,公安部、国安局专案组督办下,破站荣登维尼的红色清单,速度之快,真是让人受宠若惊嗷~寒舍最初是一个小型网络娱乐中心,在贵匪的一系列胡作非为和逆行倒施下,自发进行了转型。”

10月17日,支维和恶维开始显示503服务不可用和500内部服务器错误,备用域名全部失效。前支维域名zhina.red被重定向到泰国计算机应急响应小组操作的页面。他们几乎是同时从互联网上被删除的。

支维和恶维都频繁地更换域名和主机,而且对墙内用户只是间歇性地可访问。他们利用了CloudFlare的服务(在社交媒体上遭到强烈反对后,该公司曾取消美国每日风暴和8chan等网站的服务。)

这些网站的主机在东南亚或东欧。和其他中文网络反动社区一样,许多编辑者住在——或自称居住在海外。据接近支维的线人推测,几个网站的管理员已经被逮捕。

与恶俗创始人与编辑的下落的传言大多和恶俗狗维基有关,这是唯一的一个残存网站(或许并非巧合,一个被视为亲建制的网站,在中国大陆尚未被封杀)[9],这个网站上遍布着恶俗圈事迹将被主流媒体曝光的流言。

流言也蔓延到其他网站,如Bilibili用户的帖子,表明所有来自支维和恶维的用户数据已经移交给当局。这两个网站都从会员那里获取了QQ号码,这是一个很小的实名制注册系统,目的是防止编辑利用该网站谋取私利。[10]

当逮捕行动开始时,一些答案浮出水面。德国之声(Deutsche Welle)的中文网站开始报道“十几名中国年轻网民因浏览‘反华仇华信息’遭警方问话和拘留”。恶俗维基再一次被直接点名。DW引用了河北的案例,以及最近福建省厦门市和广西柳州市的类似案例。

越来越明显的是,对支维和恶维的打击是多个部门的协调行动,上至国家安全部官员(他们能够协调没收外国的域名,DW引用的官方报告提到了“位于海外的服务器”),下至三线城市的地方公安人员。

舆论焦点

颇受欢迎的网络知识分子、著名的新左派人士司马南在河北逮捕这名年轻人的消息传出后,在微博上对以“浏览”违反党的路线内容为由逮捕某人的决定提出质疑。

“你们准备抓多少人?”他在一个迅速走红的帖子中问道。

目前尚不清楚司马南是否熟悉恶俗维基和类似网站上的内容,以及这些网站使用非法获取的材料的更大问题。

某媒体将恶俗维基描述为“一个揭露中国知名人士不良行为的平台”,并将对用户的拘留描述为“中国政府加强对网络言论的打击力度”。大部分恶维和支维的内容包括直接对个人和团体的威胁、未成年人裸体,这在许多国家都是违法的,在美国也不例外。与今年早些时候对色情网站的打击力度相比,这次打击力度似乎要小一些。今年早些时候,多个省份共逮捕了17人。

但即便是那些更熟悉这些网站的人,似乎也不乏崇拜恶俗维基的“高雅人士”的人。逮捕事件之前,一位名叫“雨燕姐姐”的评论员写了一篇文章,题为《谁在纪念五四?纪念谁的五四?》。她将恶俗维基的黑客列入“真正的英雄”名单,其中还包括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和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

注释

  1. 此处较为敏感的政治论述已删去,请去原文阅读。
  2. 这一说法大致没错,李毅吧是恶俗圈的起源之一。
  3. 指代雷霆系与纳系。
  4. 来源于程然侮辱自闭症患者。
  5. Usenet,类似于BBS的网络系统,在互联网早期流行。
  6. IRC,一种网络聊天协议。
  7. 此处论述了较为敏感的话题,如隐私泄露的根源与公权力的问题,请去原文阅读。
  8. 此处略去少许支维的政治敏感信息。
  9. 此处作者情报判断失误,本站没有政治立场,对建制和反建制的网络暴行一视同仁。
  10. 此处作者情报判断失误。支维和恶维获取用户情报时采用明文存储,后来数据库甚至被站点以1000美元左右卖出。

评论

添加您的评论
提交前请先阅读评论须知
恶俗狗维基欢迎所有评论。如果您不想匿名,注册登录。它是免费的。


avatar

匿名用户 #8

10个月 前
分数 2++

news.livedoor.com/lite/article_detail/17547383

相比之下这个安田峰俊的调研就显得泰国第几,居然能把李毅吧钦点成受2ch影响
avatar

匿名用户 #9

10个月 前
分数 0++

news.livedoor.com/article/detail/17547383

纠正下地址。话说安田太君也别因为自己接触过毅吧就对现代恶俗物伤其类了,首先恶维支维那是音骂系和新纳系,与帝吧相关的凤系受清算反倒是最少的。还有话说这个叫陳濼安的药娘是哪个大手子?
avatar

匿名用户 #6

12个月 前
分数 4++
不知道欧美普通的异端政治爱好者、异端历史爱好者、异端经济学爱好者是怎么在网蛆的围剿下建立自留地还能与蛆虫们划清界限的。不知道这方面有没有可以思考的空间:一些人因为各种原因被主流鄙视嘲讽甚至被小混混残害,只能找黑秩序求庇护,导致越发扭曲。有组织的网暴自然可以是建制或者反建制的,那普通的无组织的人肉,混合大众的唾沫星子呢,混合着各类造梗如仇mtf反串黑的这类呢
avatar

匿名用户 #6

12个月 前
分数 1++
跟嫌储板块一样,抱团取暖生了感情?
avatar

ナス

12个月 前
分数 1++
群体自发的内部隔离还是可以办到的,举例而言4chan比较正常的另类右在/x/和/lit/有不少,有蛤蟆拿那些恶俗meme骚扰就会被斥责“滚回/pol/、滚回8chan”
avatar

匿名用户 #7

11个月 前
分数 1++
运用推特遮蔽功能,或是网站自带的遮蔽功能,分离出和平的网络社区与相互厮杀的网络社区,就像某些绿绿不停的在推特对恐袭发表极端言论与某些极端白人一起撕逼,这也并不会干扰到其他正常人的使用。在欧美也有把受害者拉讨论组来瞎骂的这种恶俗蛤蟆用惯了的烂把戏。一般情况下遮蔽掉之后就一切都安静了,不会像国内一样查绑出qq出手机号追着全家骚扰,除非真的被挖掘出网上留下的个人信息。
avatar

黑水乃白浊

12个月 前
分数 3++
我站遍布着恶俗圈事迹将被主流媒体曝光的流言……连外网友人都明白主流媒体靠不住,全面曝光只是流言.橄榄并曝光恶俗使恶俗成为过街老鼠还得靠诸位民间志士、反恶俗雅士的努力,不能有对官媒过于依赖的心理
avatar

匿名用户 #5

12个月 前
分数 4++
广泛的 国际化的
avatar

崽崽崽崽崽

12个月 前
分数 0++
全世界反恶俗者联合饼干
avatar

匿名用户 #3

12个月 前
分数 2++
树大招风,未来想从外部和内部用zz立场搞涂抹的人应该会很多甚至已经有了。感谢各位管理者花下这么多时间去维护这项事业,也希望各位编辑管理员站长能不忘初心。针对恶俗狗们的话术揭露已经如利刃一般撕开遮羞布,让许多在恶俗系谱边缘游走的人认清了恶俗本质;但对于外人,他们所崇拜的恶俗更像是概念上的升华与某种悬置的追求,这一点上有恶俗博士们本身鼓吹所起的作用,也有恶俗本身在公共领域自然而然起到的作用
avatar

匿名用户 #2

12个月 前
分数 0++
恶俗还是屌系的时候,啥时候做了法西斯图像?我蒙在鼓里
avatar

ナス

12个月 前
分数 1++
当时雷霆蛤蟆夺权李毅吧主的时候就P那几个无辜吧主的日军图片了
avatar

匿名用户 #4

12个月 前
分数 2++
实际上不也和法西斯差不多吗?
avatar

鞭打者輕型坦克

12个月 前
分数 4++
这位外国友人真的厉害,可以算真正了解恶俗圈了,难以想象他是如何搜集到这些资料的,作为一个学者真的非常厉害。其实我们国家也有很多了解外国网络暴力的人,你也可以常常看到他们科普,现在有能刨根问底精神和能力的人真的不多了,我推荐b 站一位up 主,他比较了解一些外国狗窝,而且在新视频痛斥网络暴力,有很大可能帮助我们对外国网暴科普,名字叫Frankie 君。对了,顺带一说,方舟子其实在警方通报面前就了解了恶俗维基,毕竟他的扒料能力很强,而且很喜欢扒料。那么这样一来目的就明显了,方舟子也违背了自己,成为自嘲完美的人,只不过想借官方文宣失误来黑一下,而故意忽视恶俗的作为,有点像高兴帝和酷酷猫,让恶俗做挡刀,自己名利双收还不用怕。
avatar

常识

12个月 前
分数 2++
这位作为学者的出彩之处应该是对网络文化的理解,非常亲民,倒不是理解什么恶俗。国内不管是搞决策还是搞研究的像这种都太少了
avatar

一路人

12个月 前
分数 2++
Master Ci
avatar

匿名用户 #10

4个月 前
分数 0++

大半年才更新一次文章,李毅吧可太能挡箭了,可惜雷霆三巨头吧和罗玉凤吧的改组和解散这种议题应该放在什么位置,且看:

与今年早些时候对色情网站的打击力度相比,这次打击力度似乎要小一些。今年早些时候,多个省份共逮捕了17人。
——迪伦·利瓦伊·金(Dylan Levi King)
avatar

ナス

12个月 前
分数 10++
If the author is reading this, I hope you can notice that this site's standpoint is only anti-cyberbully. We're not an establishment site and we are not interested in political action. Although we doxxing, but we don't doxxing innocent people, Esu users can be forgiven if they apologize. In addition, best wish to you and your translation work!
avatar

磁特勒

12个月 前
分数 0++
支持
avatar

匿名用户 #1

12个月 前
分数 4++
Supchina 好评,西方中国问题评论界少数能看的站之一。
avatar

ナス

12个月 前
分数 1++
这个文章政治敏感问题太多了,里面分析了很多关于隐私泄露的来源,不知道该不该继续翻
avatar

魏彦吾

12个月 前
分数 2++
看看能不能把涉政的部分全砍了还保持基本通顺,能就继续,否则就算了。
avatar

匿名用户 #1

12个月 前
分数 4++
应该翻,考虑到 China watcher 队伍的质量不断下降,可能在未来这都是唯一一篇能做到客观全面的英文报导。